行业动态
当前位置 > 首页 > 媒体中心 > 行业动态 
暴风命悬一线:大幅裁员欠薪 仅留最后\"火种\"
发布日期:2019-04-04     发布者:本站原创     浏览量:110

曾经被市场称为“妖股之王”的暴风集团,在疯狂烧钱大肆扩张之后,过去一年深陷资金困境,最终步了另一个互联网大鳄,也是其被外界认为一直在极力效仿的乐视之后尘。


就在公众逐渐要将暴风遗忘之际,不久前,一则暴风董事长兼CEO冯鑫“被限制消费”的消息,将这家昔日的明星互联网企业重新拉回聚光灯下。

今日的暴风,早已不复当年之勇,大幅裁员欠薪,被员工频频告上法庭。目前公司大力收缩业务,仅保留最后的“火种”,苦苦支撑。分析人士认为,等待暴风的,只能是“等着破产重组”,或者“被别的公司收购”。


暴风掌门冯鑫则在回复网易号外时强调,公司“绝不做任何躲避”,而他自己“仍然在困难的环境下努力寻求机会和发展,这是创始人的唯一使命”。


过去一年,暴风究竟发生了什么?它现在又在经历什么?未来其又将走向何处?


裁员风暴


2018年7月6日,暴风集团发布公告,中信资本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,向法院申请冻结暴风327.12万股股票。股票被冻结后,暴风董事长兼CEO冯鑫火速召集高管商讨应对。


暴风的“暴风雨”旋即到来,快而急。


2018年7月10日左右,暴风魔镜率先开始进行裁员,7月12日,暴风体育也加入裁员行列。裁员完成后,暴风体育的员工数由最高时期的130人减少至仅剩10人。被裁员工李方告诉网易号外,裁员工作在当周就完成了,之所以这么急迫,是因为7月15日之后要交当月的社保、公积金。


网易号外了解到,暴风所有被裁人员均与集团签订了“N+1”的补偿合同。合同规定,工资及补偿金分三笔付清:2018年8月付7月的工资和加班费,9月和10月则分别支付补偿金。暴风各子公司以及后续的裁员,基本沿用上述签约模式。


合同白纸黑字。但暴风在2018年8月支付完员工第一笔部分费用之后,后续分文未给。也就是说,员工们等到10月,仍未拿到应有的赔偿。无奈之下,他们开始向劳动部门申请仲裁。


“之所以选择仲裁,是因为暴风的HR当时挨个通知我们,所有款项延误发放是因为公司没钱,什么时候发不确定。”李方说。


据李方回忆,在暴风2018年7月被裁的一批员工中,有不少人原本打算放弃,“因为(欠得)少的人,欠万把块,觉得耗不起;多的人有二十几万”。然而,令被裁员工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12月左右,暴风对仲裁胜诉的员工进行起诉。这彻底激起了离职员工的愤怒。


“成了被告就只能应诉,”李方说,“暴风起诉的理由就是随便找的借口,主要有两个:一是国家法律规定,可以付N;二是金额有差异。”


在李方看来,离职员工们手上都有被裁时和公司签订的盖章协议,暴风起诉的理由并不成立,“暴风就是一直在拖,争取时间”。


与李方的情况不同,高远是暴风2018年11月那批被裁的员工。据其介绍,暴风给被裁员工两个补偿方案以供选择:一是如果被裁员工同意接受补偿金的80%,暴风将分两批次付款——2019年9月底支付一半,12月底支付另一半;二是如果员工同意接受6折(即补偿金的60%),付款时间可以相对提前一些——2019年3月底付一半,5月底付另一半。


高远透露,暴风被裁的大部分员工都没有选择上述两种方案,而是签订了另外一份赔偿协议——按照“N+1”的赔偿协议,暴风分4个月将赔偿金支付给被裁员工,前三个月分别支付总额的20%,第四个月支付40%。然而,根据高远等离职员工的说法,他们至今一分钱也没有拿到。


网易号外日前见到高远时,他正在北京石景山劳动仲裁中心递交资料,申请对暴风拖欠赔偿金一事进行仲裁。“我们这个时间点来(仲裁),还是抱着旧情,希望给公司一点时间。”这名在暴风供职五六年的老员工坦言。


保留“火种”


裁员,俨然成了深陷资金泥淖的暴风的必然之举。


据李方透露,中信集团申请冻结暴风股票消息出来的那个周末,冯鑫把暴风高级市场总监冯光顺叫到家里,做了2个小时的长谈,主要是对暴风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做了解答。


谈话期间,冯鑫决定要对暴风进行大手术,把原有那些在膨胀心态下的业务进行梳理,大量减负和重组,同时冯鑫表示要将暴风上市公司部分缩减到200人以内的队伍。


李方所在的暴风体育裁员幅度很大,只留下不到10人。“剩下的是财务、IT、技术,就是冯鑫所说的‘保留火种’。”李方说。


“保留火种”,是冯鑫和冯光顺长谈中提出来的,把魔镜和体育业务分别与行业外一家TOB业务的公司重组,保留魔镜和体育产品的“火种”,团队缩减到最小化的规模。


“现在留下的(员工)都是生孩子、想结婚的,(公司)就是维持。”日前,在石景山劳动仲裁中心,另一名办理仲裁手续的暴风被裁员工对网易号外说。


谈到暴风的主营业务暴风影音,这名被裁员工说:“暴风影音早就不是主营业务了,上面告诉我们就是维持,不用发展了。销售也裁员了,(暴风电视)有什么可卖的呢,卖一台电视赔一千。”


上述被裁员工的说法,网易号外从暴风影音前员工高远那里也得到了证实。“现在(我们部门)5、6个人,以前(有)60个人。”高远说。


“我觉得现在公司就是维持现状,等待下一步做调整。之前是先砍业务线,类似于TV、体育、金融,下一步是主体,就是暴风影音。”见证了暴风集团由上市时的股价一路狂奔,到如今走下神坛的整个过程的高远,说起这些不免唏嘘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过去几年时间里,暴风集团的董秘、首席财务官以及董事会主席等职务多次动荡。而在大幅裁员之后,暴风董秘离职,冯鑫更是不得不亲自兼任董秘一职。


暴风目前有多缺钱,日子有多难过,从部分法院披露的信息可见一斑:


2019年3月1日,冯鑫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。原因是暴风体育牵涉服务合同纠纷,纠纷涉及金额为2.25万元。暴风后来发布公告,称该合同纠纷已了结,法院已经解除冯鑫的限制消费措施。


3月8日,暴风被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暴风3月12日发布公告称,法院已于3月9日删除公司失信信息,暴风未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


但暴风和冯鑫的麻烦似乎尚未结束。一名被裁员工向网易号外透露,由于不少尚未拿到赔偿金的员工开始诉诸法律,预计4、5月份,将会有更多关于冯鑫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消息出来。


“暴发户”的命运过山车


今日暴风遭遇的困境,很难让人将其与昔日那个被称为“妖股之王”的互联网明星企业联系起来。


2015年暴风在深交所上市,曾创下上市40天拿下36个涨停板的股市神话,股价从发行价7.14元一度暴涨至327.01元,总市值超过了360亿元。暴风内部因此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、31个千万富翁、66个百万富翁。然而,股价涨落犹如过山车,截至2019年3月21日收盘,暴风股价只有11.14元,总市值仅剩36.71亿元。


按照离职员工的说法,暴风真正开始走下坡路,主要还是上市之后业务扩张太快,“头脑不清楚了”、“暴发户心态”。


2015年暴风刚上市不久后,便开始进行业务扩张,从暴风影音业务拓展到暴风TV、暴风魔镜、暴风体育等多个领域,试图发展成为涵盖互联网视频、VR、影视文化、游戏等业态的“联邦生态”。


2015年4月,暴风宣布对暴风魔镜增资扩股;时隔一个月,暴风宣布将从一家网络视频企业转型为DT时代的互联网娱乐平台。7月,暴风TV宣布成立;此后,暴风还拟以31.05亿元,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,收购甘普科技100%股权、稻草熊影业60%股权、立动科技100%股权。然而,该收购案最终被监管机构否决,轰动一时;2016年6月,暴风体育成立。


业务的扩张,随之而来的是人员和成本的增加。“公司最开始做业务的时候,铺得有点大。”在一名暴风离职员工看来,增加办公地点、扩充员工,都需要很大的成本,而暴风业务铺得太大,导致资金无法聚焦到核心业务。


“魔镜黄了之后,体育也不行了,就开始裁员,魔镜砍掉,接着就是体育。”暴风前员工张浩告诉网易号外,“体育就是纯烧钱。做了好多直播,这也得烧不少钱。”


决定对集团业务大收缩之后,冯鑫开始聚焦暴风TV。按他的话说就是“All for TV”,并提出暴风TV在2018年完成200万台的销量,并预测2019年可以进入盈利期,2020和2021年应该至少有一二十亿利润的期望值,而且还会保持很高的增长速度。


然而,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差距太大。暴风集团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,2018年暴风TV的销量只有70万台,仅为预计数字的1/3左右。


此外,业务大规模调整的2018年,暴风集团的财报很是难看。当年暴风实现营收11.23亿元,同比下降约41.34%,净利润亏损10.9亿元,同比减少2076.43%。暴风称营收下降主要是暴风智能受资金周转影响,库存备货不足,收入有所下降;其次互联网视频行业竞争加剧,互联网视频营收业务有所下降。


家电行业分析师梁振鹏对网易号外分析称,暴风的核心业务现状只剩下暴风影音和暴风TV,“现在互联网电视业务利润都很低,整个互联网电视的企业生存都很艰难。暴风TV走的是低端路线,这直接影响了企业的正常产品的毛利率,这也是暴风TV亏损的重要原因。”


另外,暴风TV的产品竞争力并不强。按照梁振鹏的说法,“外资品牌如三星、夏普、索尼,国内品牌如创维、海信、TCL等,产品质量均优于暴风TV”。


乐视“门徒”之败局


一直以来,外界关于暴风与乐视的对比不绝于耳——同样布局“生态”,打造子业务,且涉足的业务领域都颇为相似。


暴风当下的困境,与当年乐视迅猛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更是如出一辙。


但冯鑫并不认同外界关于暴风与乐视相似的说法。“我们业务架构完全不一样,我们的布局有三个层次,分别是商业模块的金融、广告、O2O、电商、游戏和秀。荒谌萘煊虻谋┓缬耙岛吞逵?换チ??教ǖ谋┓缒Ь、暴风TV和暴风影音”,冯鑫曾在公开场合这样说道。


在梁振鹏看来,暴风前几年效仿乐视,乐视做什么暴风就做什么,只不过乐视涉及的领域铺得摊子更大一些。暴风曾布局AR、VR、暴风魔镜等业务,被资本炒得火热,但是随着产业包括消费者对虚拟现实的兴趣热情降低、实用性不强、内容片源少等原因,暴风的魔镜业务也失败了。尽管暴风业务大面积收缩,想聚焦电视,但是TV业务强手太多,暴风没有优势。


“目前看来没有什么解决的方法,只能等着破产重组,要么被别的公司收购。”谈及暴风的前景,梁振鹏直言不讳。


而关于暴风当下面临的问题,以及未来的解决之道,3月21日,冯鑫在回复网易号外问询时称,自己已有将近一年没有对外与媒体有过接触,不便多说。不过他强调:“我们绝不做任何躲避,我自己仍然在困难的环境下努力寻求机会和发展,这是创始人的唯一使命!”


网易号外


1543473341119959.png

咨询电话
400-699-7800

咨询邮箱
news@blueseahr.cn

客服质量反馈邮箱
bs-qc@blueseahr.cn